你从中午来了以后就没离开过

 预测推荐     |      2020-06-04 20:41
在阅读的过程中,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图书馆中的玻璃很多,引来外面的光线,念冰就靠在书架旁,不断的阅读着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虽然第一层中都是最粗浅的魔法师,但是,他却像发现了宝藏一般,以前一些出现在自己身上无法理解的情况,在书中逐一得到了解答,查极在刚开始传授他厨艺的时候就曾经教导过他,不论学习什么东西,基础都是最重要的一环,这个道理,在后来学习厨艺的过程中,念冰有了很深刻的理解。外面的天,渐渐暗了下来,图书馆中的魔法灯自动点亮,它们的能源只是一块块最低级的魔法石而已。念冰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借助明亮的光源,开始看今天阅读的第四本书。正在这时,图书馆的门突然响了。念冰虽然在阅读中,但警惕性很高,下意识的抬头向大门处看去,那里出现的,并不是想象中的魔法师工会会长,而是他认识的人,冰系大魔法师——龙灵。也是魔法师工会会长唯一的女儿。“是你?”念冰有些惊讶的看着龙灵,微微一笑,向她打了个招呼。龙灵同样惊讶的看着他,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以你的魔法修为,这第一层的书不需要看了吧。”一边说着,她回手关上门,同样是浅蓝色的冰系魔法袍,温柔的看着念冰,眼眸中流露出一丝笑意。念冰虽然将目光看向她,但由于一直在看书,此时眼中依然流露着专注的神态,配合他本就英俊的面容,顿时令龙灵心中升起一丝异样。念冰站起身,晃了晃手中的《冰系魔法基础理论》,微笑道:“没办法啊!我原本学习魔法的底子就薄,多学学基础有好处,咒语到不及。”龙灵走到念冰身旁,身上散发的淡淡清香不禁令念冰精神一振,龙灵的身材也不矮,与雪静比起来只是稍微逊色而已,仰头看着念冰,道:“你还真是好学,听里锝伯伯说,你从中午来了以后就没离开过,现在都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走吧,跟我一起去吃晚饭,明天再看就是了。这里书这么多,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看的完的。你还有的是时间,难道你就不饿么?”一说饿,念冰还真有点饿了,上午吃饭后到现在还一直都没吃过东西,小心的将书放回原位,道:“那我们走吧,龙灵小姐,会长回来了么?”他试探着问道。龙灵瞥了他一眼,道:“你怎么老是那么客气,现在你已经加入了工会,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叫我灵儿吧,小姐、小姐的,听着好别扭。有机会我还要多想你请教请教魔法控制的方法呢,我觉得自己修炼已经够努力了,但在控制力上还是差你很远啊!”念冰对龙灵很有好感,她不论什么时候,说话的声音都是软言细语,听在耳中很舒服,“好吧,灵儿,那你带路吧,这里真的很大。”两人出了图书馆,龙灵带着念冰向北侧走去,一边走着,她一边向念冰道:“爸爸早就回来了,只不过中午和侯爵大人还有雪伯伯喝多了酒,回来后倒头就睡,睡了好久才醒过来,听说你已经来了,才让我来叫你的。酒这东西真是误事,念冰,你会喝酒么?”酒?听到这个字,念冰心中突然升起一丝熟悉的感觉,他当然会喝,甚至会酿酒,作为一名厨师,只要是与吃喝有关的,鬼厨都教导过他。“会喝一点吧,不过,我平时很少喝酒的。”在桃花林时,都是他陪着查极喝,查极的酒量很好,所以,他在查极的逼迫中,酒量也练的不错,不过,查极为了让他保持好的味觉,一般一、两个月才让他喝一回,因此念冰也并没有什么酒瘾。龙灵笑道:“还是少喝一点的好。酒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喝多了容易出事。”和龙灵在一起,念冰感觉到很轻松,两人闲聊了几句,就已经来到了距离图书馆不远的一座尖顶建筑处,龙灵带着念冰直接来到了二楼,“我们一般都在这里吃饭的,爸爸除了我以外,只有你上回见过的师九师兄一个弟子,其他的魔法师大都在自己的房间中用餐,先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去休息的地方,以后你愿意留下或者外出,也都方便了。”两人进入二楼左侧一个房间中,一进门,念冰就看到了师九,师九看着念冰眉头微皱,在他上首方坐着一人,身穿青色魔法袍,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从他魔法袍胸口部位的标记可以轻易的认出,此人就是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中唯一的魔导师,同时也是工会的会长。念冰看着龙智,龙智同时也在打量着他,看着念冰英俊的面容,感受着其内敛的气息,龙智不禁暗暗点头,他擅识人,仅从表面上,就看出念冰比起自己那个徒弟要强的多了,虽然年纪比女儿还要小,但明显气息沉稳,再加上他是最年轻的大魔法师,龙智不禁心升好感。念冰走到桌前,恭敬的向龙智行礼道:“念冰见过会长。”龙智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道:“请坐吧,欢迎你加入工会。”他的语气很平淡,但却给念冰带来一丝无形的压力。念冰的心神此时已经从接受知识中完全收回,表面虽然谦恭,但心中却时刻警惕着,走到龙智旁边坐了下来,尽量保持着平静。龙灵并没有到师九旁边坐下,反而坐到念冰身旁,微笑道:“爸爸,我饿了,咱们开吃吧。”圆桌上早已经摆满了饭菜,香气四溢。龙智微笑道:“人都到齐了,来吧,念冰,你要多吃一些,以后没事的时候大可和我们一起吃饭。”一边说着,他率先拿起了筷子。师九瞥了念冰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阴毒的光芒,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但时刻警惕的念冰还是发现了,心中一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龙灵,聪明如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师九的意思呢?龙智吃的不多,他的气息始终锁定在念冰身上,见他看了女儿一眼,不禁微笑道:“念冰,你和灵儿同是冰系魔法师,以后有机会多切磋切磋,也好共同进步。你是哪里人?修炼魔法有多久了?”念冰心道来了,赶忙放下手中的筷子,恭敬的道:“我是华融帝国人,不过从小就跟随父母离开了那里,修炼魔法大概也有十年了吧,不过,一直没有明师指点,都是自己摸索着修炼的,到让您见笑了。”龙智淡然一笑,道:“如果只凭摸索都能达到你这样的水平,那我们这些老家伙也确实该退休了。里锝魔导士平时很少夸人,他可是对你赞许有佳,既然你已经加入了工会,就不用那么拘束,今后都是一家人,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向会中的任何一位长老请教,或者直接找我。”念冰看着龙智,心念电转,不愧是魔法师工会的会长,锋芒完全内敛,师九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一只小虫子,“多谢会长,今天我在图书馆待了一下午,那里真是一个魔法的海洋,我想,单是那里的知识,就够我学习很长时间的了。有不懂的地方我一定向您请教。”龙智指了指桌上的菜,道:“别光顾着说话,多吃点东西。”心中保持着警惕,念冰根本吃不出菜肴的味道,龙智只是平淡的问一些不起眼的问题,但念冰很清楚,只要自己稍微答错一点,立刻就会有大麻烦。师九和龙灵都不时将目光投在他身上,龙灵的目光中多是好奇,而师九的目光却是嫉妒与怨恨的集合。“念冰,这几天封城你都在哪里?”龙智问出了关键性问题。念冰心中暗道,你明明已经从里锝那里得到了消息,还来问我, 江西11选5彩票平台显然是对我不信任了, 江西11选5中奖查询“这几天一封城, 江西11选5官网您也知道, 江西11我是从小地方来的,没见过什么世面,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有一位朋友就住在城中,她开了一家铁器铺,我就在那里住了几天。”“铁器铺?城中的好的兵器店我大都知道,是哪一家呢?”龙智丝毫不让的追问着,语气虽然平淡,但锋芒已露。念冰微笑道:“她那里您肯定不知道,是一家很小的铁器铺,叫水货铁器铺,平时客人都很少的。他们那行业竞争也很激烈,不好生活。”“水货铁器铺?”听了这个名字,龙灵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失笑道:“起这么个名字,他的生意又怎么能好。你真应该劝他改一改。”念冰附和道:“是啊!我也跟她说过,不过她固执的很,说什么也不肯改,我也没办法。我跟她也不是很熟,也不好说的太多。”龙智放下手中的筷子,微笑道:“好了,你们吃吧,今天中午我实在多喝了点,再加上这几天封城弄的有些疲倦,先去休息了。灵儿,师九,你们照顾好念冰,宿舍已经给他安排好了,你们带他去就是,念冰,工会不会约束你的自由,但我希望你能多留些日子,抓紧修炼。”念冰赶忙点头答应,站起身,目送着龙智离开,他知道,自己已经暂时过关了,但龙智肯定会派人查看水货铁器铺的,以凤女的聪明,应该不会露出破绽才是,想到这里,他心中也放松了一些,终于有心情吃饭了。桌上的菜肴味道很一般,不过对于饿了的他来说,也将就了。师九终于第一次开口了,“念冰,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是留在工会中修炼,还是出外历练呢?”历练二字他说的很重。念冰将一口菜肴送入口中,有些模糊着道:“我还没想好呢,不过,我肯定要在图书馆中多留些日子,以后的事情就再说吧。”师九有些嫌恶的道:“真没素质,难道你不知道吃着东西和人说话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么?”念冰知道他故意打击自己,也不在意,将口中事物咽下,道:“真不好意思,我是从小地方来的,这些礼节一点都不明白,以后还要请师九大哥多多教导。”他脸上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心中却在暗暗冷笑,对付师九这样的小人,简直太容易了。龙灵道:“师兄,你就别怪念冰了,以后我们多教教他就是了,念冰,你多吃一点,一看你平时的日子就很苦。”在怪异的气氛中,一餐饭终于结束了,师九不时对念冰冷嘲热讽,而龙灵却不断帮他说话,使得师九嫉火更盛,而念冰却像没事人似的,大吃特吃,毫不客气的喂饱自己的肚子。“师九大哥、灵儿,我已经吃好了,你们看……”念冰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师九。龙灵站起身,道:“走,我带你过去吧。现在工会里的伙食越来越差了,念冰,改天我带你到清风斋去吃,那里的东西才美味呢。”师九也站了起来,有些迷醉的看了龙灵一眼,道:“师妹,你回去休息吧,我送念冰过去。”龙灵也没有坚持,微微一笑,道:“师兄,那就麻烦你了。念冰新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多教教他。”师九深深的看了念冰一眼,向龙灵微笑道:“放心吧师妹,我会的。念冰,咱们走吧。”念冰向龙灵告别,跟着师九走出了餐厅,一路上,师九一言不发,带着念冰向魔法师宿舍走去,作为宿舍的这座尖顶建筑并不大,走入楼道中念冰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大约有五十个房间左右,正如里锝魔导士所说,只有大魔法师以上修为的人,预测推荐才有可能在这里安排住的地方。师九带着念冰一直走到楼道重要的位置,从怀中掏出一把银色的钥匙将门打开,回身看了念冰一眼,道:“就是这里了。”走进房间,念冰四下打量,这里分里外两个房间,外面的房间大约有二十平米左右,一张三人沙发和两张单人沙发并排放着,房间中显得很清爽,地面是木板的,走起来会发出轻微的声响,在外屋进门处是一个六、七平米大的洗手间,一应洗漱用品据全,而里间则相对小一些,有十几平米大,一张宽阔的大床看上去就很舒服,房间中的魔法灯散发着柔和的黄色光芒,这确实是一个适合居住的舒适之所。师九反手将门关上,走到沙发处坐了下来,“这里有二十四小时热水,你随时可以洗漱。吃饭可以在外面的餐厅,不是刚才那个,外面一进门右首边有一个大餐厅,那里是公用的食堂,当然,你也可以叫下人们将食物送到房间中吃。有什么需要,直接按一墙上的魔法按钮就可以了。”一边说着,他指了指一旁墙壁上一个红色的按钮。念冰心道,果然不愧是魔法师工会,所有设备都是以魔法为基础建成的,自己这个大魔法师的待遇还真是不错。师九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向念冰道:“坐吧,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念冰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脸上却流露出茫然只色,走到师九旁边的沙发处坐了下来,师九也不看他,平淡的道:“念冰,加入工会之后,你的身份虽然已经不一样了,但是,你毕竟只是个新人,最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魔法的修炼上,不要多想其他什么。尤其是不要接近不应该接近的人。我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二十年,对于一切比你熟悉的多,这个忠告你最好能听的进去,以免今后发生问题。”念冰心中暗笑,嘴上却道:“师九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对了,我还没多谢你将我引入工会呢,如果不是你和灵儿小姐的帮助,恐怕工会也不会这么容易加入。”师九靠在沙发背上,大言不惭的道:“你知道就好,在工会中,我虽然不是魔导士,但却有着与魔导士相近的地位,至于灵儿,师傅对她的期望很高,她大多数精力都会放在修炼上,以后没事的话,你少去找她,明白么?我和灵儿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今后,她必然会是我的妻子,我不希望别的男人过多的接近她。”见念冰有些愚顿,师九终于忍不住实话实说了。念冰恍然道:“原来是这样,也只有师九大哥这样的人才方能配的上灵儿小姐了。小弟在这里先恭喜你们了。”师九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先前的不快在念冰这句话中顿时烟消云散,“你也这么认为么?”念冰由衷的道:“当然了,我第一次见到师九大哥和灵儿小姐的时候,就明白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大哥你放心吧,我只是将灵儿小姐当作普通朋友看待,以我这么卑微的出身,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过多想法的。”师九听念冰如此澄清,顿时心中大喜,微微一笑,道:“兄弟,既然已经加入了工会,这身份一说就不要再提了。以你的人品长相,今后一定能找到一个不错的伴侣。”对于念冰的识相,他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立刻从名字改成了兄弟,心情大好。念冰微笑道:“以后小弟在工会中还要多靠大哥帮助,您一定要多指点小弟,以后大哥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只要小弟能做到的,义不容辞。”师九站起身,道:“好,以后工会中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我就是了,天色不早了,为兄也不打扰你休息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兄弟。我先走了。”师九把手中的钥匙递给念冰,他也有自己心中的小算盘,他知道念冰的魔法水平比自己要强,他既然无心龙灵,多交这么一个兄弟对自己今后在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中的地位自然大有好处。念冰站起身,将师九送到门口,微笑道:“大哥,你也早些休息吧,小弟就不送了。”师九突然神秘的一笑,低声道:“我听里锝老师说,你对图书馆中的资料非常感兴趣,我告诉你,其实前三层中只是一些普通的魔法资料而已,只有第四层中才有咱们工会中的奥秘所在,只不过那里有非常厉害的魔法禁制,即使工会中的魔导士们也无法入内的。”念冰心中一动,道:“大哥,那这么说,你难道有办法进去不成?”师九胸有成竹的道:“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么,我在工会中的地位特殊,从小跟随师傅一起长大,曾经和灵儿与师傅一起进入过第四层,我们毕竟是师傅的弟子,多少会得到些照顾,不过,这是秘密,你可不要说出去,如果以后有机会,说不定我也能带你进去看看。只是那里面的各种记载异常艰涩,非常难懂,其实进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我和灵儿现在的冥想方法,就是从那里的资料中得到的。修炼起来比一般人要快的多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有好处的地方,大哥绝不会忘记你的。”说完这句,师九向念冰神秘的一笑,转身而去。他一走,念冰也笑了,这是来收买我么?看来这师九也有结党营私的想法,这到好,就怕他太正派能,以后只要自己诱之一利,这图书馆的第四层中,将不会有秘密存在。不知道那里有什么特殊的魔法记载呢?想到这里,念冰的心不禁火热起来,如果能学到更强大的魔法,前往冰神塔将并不只是梦想。走到里间,念冰小心的将自己的晨露刀从怀中拿了出来,藏在床垫子下面,看了看周围,这才手持新得到的冰凌杖走出了房间,先回清风斋再说吧。出来了这么长时间,希望李叔不要怀疑才好,希望自己的运气不会那么差,明元别去找自己麻烦才好。想到这很有可能发生的事,念冰赶忙以最快的速度悄悄离开了魔法师工会,确认没有人跟着自己后,脱下身上的魔法袍,从街上买了一块方形的布装好,把魔法袍和冰凌杖都放在里面包好,这才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了清风斋。刚一进后门,他立刻看到了一个修长的红色身影,全身顿时一僵,“小,小姐,你怎么在这里?”这次的吃惊可绝不是假装的了。雪静回过身,脸色不善的看着念冰,“你好啊!我听李叔说,你中午的时候就走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别告诉我,你是出去风流了。”念冰苦笑道:“小姐,你看我这么一个穷小子,能风流什么?您今天又到后院来练剑么?”雪静哼了一声,道:“就知道你也不敢出外风流,想风流也要有本钱,就凭你,还没那个本事。我今天找了你几次,居然都不在,我来这里,是特意等着你的,我到要看看,你究竟什么时候回来。算你了,回来的还不算晚,这次就原谅你,不过,以后你给我注意点。”念冰指了指自己手中装着魔法杖和魔法袍的包袱,道:“小姐,我其实只是去买衣服而已。我是第一次来到这么大的城市,出去买几件粗布衣,运气不错,碰到到甩卖呢,两个铜币一件,值的很,你要不要看看?”雪静有些嫌恶的道:“看什么,只不过几件破衣服而已。”念冰心中松了口气,暗道,自己这以进为退的办法显然是用对了。他之所以解释包袱,正是因为先前雪静将目光落在了上面。雪静见念冰沉默不语,眼中的神色柔和了一些,道:“你的脸好的到挺快的,看来,脸皮是够厚的。”念冰摸了摸自己的脸,如果不是一阶的治疗术,恐怕一个星期也好不了吧,她打了自己,反到说自己脸皮厚,女人啊,真是……雪静道:“念冰,我现在有点事想请你帮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念冰一楞,道:“小姐,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劈柴下人,能帮的了您什么?”雪静哼了一声,道:“这个你别管,你只说愿意不愿意就行了。”念冰能说不么?他此时还不打算离开清风斋,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道:“能帮助小姐是我的荣幸。”雪静眼中一亮,本就漂亮的她更增添了几分灵气,目光中似乎在说,你知道就最好了,“好,那我们就说定了。我要借你这张脸来用用。”念冰吓了一跳,“小姐,你……”雪静不屑的道:“看你那样子,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说到这里,俏脸上突然多了一丝红晕,声音压低了一些,接着道:“还记得上回我在亭子中和你说的事么?我想让你帮忙的正是与那有关。”念冰眉头微皱,道:“你是说你喜欢的那个人么?这我能帮的上什么?”雪静哼了一声,道:“反正你已经答应了,这件事如果做的好,我就请明元叔叔多教你几招,以后你也能更好的生存下去。”念冰叹息一声,道:“小姐,那您也总要先告诉我,到底让我做什么吧。”雪静走到念冰身边,低声道:“我要让你做我的男朋友。”嗅着雪静身上散发着的处女清香,听着突如起来的软言细语,念冰不禁如在云端一般,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心神,道:“小姐,这恐怕不行吧。您,您是小姐,我只是个下人……”雪静抬手在念冰肩膀上打了一下,微嗔道:“你听我说完好不好,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以为我真让你做我男朋友啊!我只是想让你帮我试探一下那家伙,看他到底对我有没有意思,明天晚上,我会让你跟我一起去参加一个宴会,你这个模样还是不错的,所以我刚才说要借你这张脸用用,到时,那个人也会来,我会表现的和你亲热一些,如果他心中有我,就一定会产生嫉妒的感觉,那时,那时……”念冰心中没来由的一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么?雪静啊雪静,你也太小看我念冰了,像你这样的女孩子,我还未必看的上呢。这句话我记住了,总有一天,我会回报给你。幼年的不幸,使念冰难免偏激,冷冷的看了雪静一眼,她此时正低着头,似乎在想着美好的未来。“小姐,虽然我长的还过的去,但是,我身份低下,这恐怕不妥吧。”低下二字,念冰故意说的重了一些。雪静并没有听出念冰语气中的变化,不耐的道:“这个我自有打算,既然让你跟我去,自然不会让你丢脸的,那可是丢我的脸。这种冰雪城的上层宴会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参加的,或许,你这辈子也只能见识这一回,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居然还推脱。明天我会给你准备一件魔法袍,让你化装成魔法师,其他的事我会安排好的,你就不用管了。明天你不用工作,早上我会去找你,教你一些必要的礼仪,到了宴会上,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跟在我身边,就足够了。你明白么?”念冰的心更冷了,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尽量做好,让您满意。”雪静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说话绝对算数,只要你做的好,回来后,我自然会实现诺言。就这样了,你早点休息,明天精神好一些。”说完,红色的身影飘然而起,在空中几个闪烁,眨眼间消失不见。念冰冷冷的看着雪静离去的方向,自言自语的道:“看在你曾经替我解围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但这是最后一次。没有人能侮辱我而不付出代价的。”突然,他脑海中一动,想到了一件事,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啊!我怎么把约会给忘记了。看来,还要回魔法师工会一趟才行。”是该去赴约的时候了,不知道那冰系魔导士能耍出什么把戏。请继续期待《冰火魔厨》续集

  由赵冬苓[微博]担任总编剧,刘新导演的跨国追逃经侦题材剧集《猎狐》正在热播中。演员王鸥[微博]在该剧中饰演“学霸警花”吴稼琪,对于饰演这样一位“双学位高学历”的经侦警察,王鸥17日在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坦言,“这的确需要很强的耐力和意志力,挑战挺大的”。

,,福建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