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身上有冰雪女神之石的气息

 新闻资讯     |      2020-06-04 20:02
听完二掌柜的叙述,冰雪女神祭祀缓缓点头,“魔杀使么?看来,当时应该不止一人在。算你聪明,能够从这廖三的死状中看出一些端倪。不错,他真正的死因并不是爆炎,在爆炎之前,他的头部已经被冰系魔法伤害,大脑受到了冰冻的洗礼,爆炎临体前,他已经死了。你们看,他的头部因为冰冻所致,虽然也有些焦黑,但还算的上完好无损,我通过精神力的探询发现,他的伤口很小,只有针孔大小,应该是被类似于针形的攻击所杀,而且在他的头部,明显有冰雪女神之石的气息,显然这个魔法是通过冰雪女神之石散发的。这个杀了他的魔法师,在魔法控制力上极强,能够将冰凝聚成针型,并穿过人最坚硬的头骨,至少也应该有魔导士的实力。你所见的那名火系魔法师显然只是个幌子。两名魔法杀手配合,才能形成当时的景象。龙智,立刻将本城中所有冰系魔导士聚集到这里来,谁身上有冰雪女神之石的气息,谁就是凶手。”龙智犹豫了一下,道:“女神祭祀,我想,我手下的魔法师应该不存在当杀手的情况,您也知道,魔法师在大陆上有着很高的地位,以廖三的身份,恐怕还用不着魔导士级别的魔法师出手,两名魔法师组成的杀手组合,这其中显然另有蹊跷,还望您能明查。”女神祭祀对于龙智显然还有几分好感,不像先前驳斥侯爵时那样不客气,淡然道:“你说的虽然有理,但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把他们都带到这里来,通过我的检查,自然能够澄清一切。看来,冰雪女神之石被得到的时间不短了,冰系魔导士的数量很有限,看来,这潜藏在暗处的人并不简单。照我的话去做,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一切,同时,派遣你手下的其他魔法师分别坐镇冰雪城四城门,你明白我的意思?”龙智恭敬的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就去。”说完,全身青光一闪,当众人回过神时,他的身体已经消失不见了。冰雪女神祭祀眼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光芒,心中暗道,龙智确实不愧为大陆上最优秀的魔法天才,不过五十几岁的年纪,风系魔法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如果有自己的指点,说不定,二十年之内,冰月帝国将再出现一位神降师,风系的神降师。不过,自己需要那么做么?冰神塔的尊严不容侵犯。……念冰在柴房中劈着柴,他刚刚回答完李叔的种种疑问,好不容易才搪塞过去。妙厨王明元给他的震撼不小,那精熟的技艺绝不是单凭练习就能达到的,不愧为清风轩的厨师长,不过,比自己想象中,他还是差了些,因为同样的金香圈自己也能做的出来,最多速度比他慢上一点而已。他虽然已经看出了些什么,但雪静似乎却并没有发现,这次她带自己向明元学习金香圈的技艺,恐怕是为了补偿脸上这五指煽红的吧。想到这里,念冰不禁苦笑着摸上自己被纱布覆盖的脸部,掌印虽然正在逐渐消肿,但真的想下去,恐怕还需要至少两天,这一掌可真是不轻啊!不过,雪静那健美的娇躯看上吸引力确实很足,她的皮肤感觉上……,用力甩了甩头,念冰暗骂自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干什么,自己大仇未报,现在最重要的是逐渐提升实力,而不是把心思放在这方面上。凤女那边看来暂时也不能去了,要是她看到自己脸上的掌印,不知道会怎么想呢,魔法师工会也是同样的道理,过几天再说吧。他茫然不知,正是因为雪静这一巴掌,使他安静的在柴房待了三天,才避过致命一劫。三天过去了。念冰就像一个普通的仆人似的,每天劈柴,除了劈柴以外,就是回房静静的修炼自己的冰火同源魔法,在修炼时冰雪女神之石只是吸收天地间的冰元素,并不是释放冰系魔法,所以,就算冰雪女神祭祀的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发现他的位置。念冰一直等待着明元来找自己,但是,明元却始终没有出现,就连每天吃饭时,他也不与厨师们一起用餐了,由于那天在雪静的帮助下他看了明元制作金香圈的过程,其他厨师对他都有些疏远,除了李叔以外,厨房的人基本上没有谁会主动和他说话,念冰也乐得清净,自然不会主动与他们打招呼了。三天过去了,脸上的巴掌印终于消失,念冰上午就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跟李叔说了一声,就悄悄的从清风轩后门溜了出来。此时,冰雪城北门已经在数千名士兵的守卫下完全戒严,城主、魔法师工会会长,以及冰雪城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们,此时都暗暗松了口气。心中的瘟神终于要离开了,他们又怎么能不高兴呢?经过三天的严格搜查,并没有发现冰雪女神祭祀要找的人,魔法师工会中的两名冰系魔导士也通过了她的精神探察,为了冰雪城的正常运转,冰雪女神祭祀不得不暂时放弃了一切。“侯爵大人。这次还要多谢你们的帮助,那持有冰雪女神之石的人恐怕已经离开冰雪城了,我会继续追查,如果你们有什么发现,立刻上报冰神塔。龙智魔导师,请你协同调查,一有陌生的冰系魔导士出现,一定要查清楚来历,明白么?”侯爵和龙智双双答应,在他们的护送下,冰雪女神祭祀走出了冰雪城。宽大的白色袍袖轻轻挥舞,天地间的光线完全暗了下来,片片雪花飘转,那冰雪女神祭祀竟然踩在一片手掌大小的雪花上飘然而去,其神乎奇技处,不禁另人叹为观止。看着冰雪女神祭祀离去,侯爵不禁大大的送了口气,和龙智对视一眼,不禁都苦笑一声,“老龙,中午我做东,我们到清风斋吃上一顿吧。我知道你喜欢那里的清淡,这几天可是把我紧张坏了,惟恐对这位女神祭祀大人侍侯不周啊!”龙智微微一笑,道:“应该是我请侯爵大人才是,这几天我何尝不是如此,连魔法的修炼时间都减短了许多。我想清风斋的竹青酒应该能给我们压压惊,我跟雪大哥说好了,这次,要让他拿出沉酿三十年的竹青酒给我们品尝呢,雪大哥,你不会吝啬吧。”一边说着,龙智看向身后不远处一名白衣中年人。白衣中年人看上去只有四十岁左右,相貌甚是清逸,就像一名儒生似的,大成轩那身穿金衣的老板就在他身边,此时听侯爵和魔法师工会会长都选择了清风斋,他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暗。白衣中年人无奈的一笑,道:“你们啊,就是不能饶了我,喝吧喝吧,反正喝完了就没有了。金浩老弟,要不要一起来品尝一下?”大成轩老板淡然道:“多谢雪羽兄,不过,大成轩还有不少事等着我处理,廖三又是新丧,我就不去了吧,改天再登门谢罪。”雪羽微微一笑,“那也不好勉强,侯爵大人,老龙,咱们走吧,这几天事情太多,连我们清风斋的生意也因为封城而受到不少影响呢。”在雪羽的提醒下,侯爵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恍然道:“看我这记性,来人,立刻传我命令,解除封城的禁制,走,今天我要多喝一点。这两天真是把我累坏了,老了,身体真是不行了,老雪啊,今天你可要让妙厨王亲自下厨,他做的青竹席最适合我现在的口味。”念冰七拐八绕的来到水货铁器铺门口,左手拿着一些青菜和肉食,在门上轻敲几下,“凤女,你在么?”脚步声响起,门开,凤女从门内探出头来,一看是念冰,不禁微微一笑, 江西11选5走势图赶忙打开门道:“进来吧, 江西11选5彩票网大厨师, 江西11选5彩票平台今天想的起我拉?”念冰苦笑道:“我本来前些天就想过来的, 江西11选5中奖查询只是事情太多,没来得及,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我一定给你做一顿好的吃。”凤女明眸轻眨,微笑道:“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你有事就忙吧,我吃什么都无所谓。其实,我到不想吃你做的东西呢,要是吃的多了,把口味养刁,等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呢?”说完最后一个字,她才意识到自己话语中的语病,俏脸不禁微微一红,赶忙转过身,带着念冰向里走去。看着凤女那完美的背影,念冰暗暗点头,论容貌和身材,雪静和龙灵都要比凤女差了一些,尤其是凤女身上那高贵典雅的气质,更是令人心生好感,再加上她的温柔,如此完美的女人,如果说念冰不动心,那绝对是在骗自己,只不过他现在只把凤女当成朋友看待,一切心思都放在提高自己的厨艺和魔法上,在冰神塔的事情没有完成之前,他实在不愿意多想其他的事来分心。来到院子中,念冰抬头看了看天色,微笑道:“我先去厨房做饭了,一会儿就好。”凤女回眸一笑,道:“不用那么急,你先休息一会儿,哦,对了,今天可不要做那么麻烦的东西了,真是不好意思,你是客人,本应该我做给你吃的,可我实在太笨了,除了煮粥以外,其他的都不会。”念冰看着凤女的笑靥,不禁有些痴了,喃喃的道:“凤女,你真漂亮。啊!对不起,我先去做饭。”说着,拿着东西赶忙向厨房走去。看着走进厨房的念冰,凤女眼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光芒,温柔之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冷峻,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自言自语的道:“算了,得到离天剑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何必再贪心他的火焰神之石呢?看在他给我做饭的份上,就便宜他了吧,我想,长老们应该不会怪我的。这个叫念冰的人真是很怪,身上竟然有这么多宝贝,如果换了大姐来,恐怕他身上什么也剩不下了吧。算了,管他呢,弄好正阳刀,也算是还华天老头一个人情吧。”说到这里,凤女眼中的寒光渐渐消失了,目光再次投向厨房,流露出一丝迷茫之色。这次做饭的速度果然快了很多,上次念冰之所以选择复杂之极的鸽肉饭,就是因为材料太少的缘故,这一次他带来了新鲜的蔬菜和肉食,操作起来自然简单的多了,两刻钟的工夫,整个水货铁器铺就已经被香气充满,标准的四菜一汤,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颜色,仅是从色、香两点来判断,已经是极品了。念冰将菜肴放在院子的桌子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微笑的向房间喊道:“凤女,吃饭了。快点来吧。”“好香啊!终于又不用喝粥了。”淡淡的清香扑面,凤女速度极快的冲到了桌子前,念冰只觉得眼前一花,筷子已经落入了她手中。凤女从旁边拉过一张凳子跟念冰,但她的双眼却没有离开过桌子,“哇,你这是在做饭么?怎么你做的东西都像工艺品似的,我都不忍心吃了呢。”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她手中的筷子却已经探了出去,直接夹向一盘呈现出晶莹红、黄两色的菜肴。念冰莞尔一笑,道:“一名厨师做出来的东西要是没人吃,那他就太失败了,我可不希望那样,你都吃了才好,知道你饭量大,今天我特意多做了些,这四大盘菜总会剩一些,新闻资讯你晚上只需要热一热,就足够了,味道应该不会改变太多。”凤女夹起一筷子金黄色的不知名物体送入口中,一边咀嚼着,她清晰的感觉到,肉极为嫩滑,肉汁中香气四溢,轻嚼两下,唇齿间已经被香味布满,咸鲜之处,不禁令她胃口打开。念冰将一碗米饭递了过去,微笑道:“这个菜略微有点咸,适合就饭吃。”凤女看着念冰,赞叹道:“太棒了,我都说口味会被你弄刁,看来即将成为现实了,你怎么不吃啊!刚才我吃的这个是什么东西。好嫩的肉。难道是鱼么?可是并没有鱼的腥味啊!”念冰微笑道:“我吃过饭才来的,我们那里中午要营业,所以早饭吃的晚些,不饿呢,待会儿我回去正好能赶上下午饭的时间,就不在你这里吃了。你刚才吃的这个并不是鱼,是一道很普通的菜肴,叫红金蛙,红色的是圆形的小辣椒,而你刚才吃的,就是蛙肉,蛙肉很嫩,入口鲜甜,是肉中极品之一,只要把腥味去掉,谁做都会很好吃的。快吃吧,多吃一点。”不用念冰说,凤女也绝不会少吃,一边向自己嘴里不断夹着东西吃着,一边口齿清晰的与念冰聊天,其技术之高,令念冰大为叹服。“念冰,你刚才说你们那里,难道你在冰雪城还有认识人么?”凤女一边吃着一边说道。念冰摇了摇头,道:“不,我是找了份工作而已,那地方你也应该知道,就是城中的清风斋,距离这里不远。”“清风斋?那里的东西好贵啊!我都没去吃过呢,不过听说很不错的,以你的技艺,到那里一定是最好的大厨吧。虽然我没吃过,但我可以肯定,清风斋里的厨师做的东西绝对没你做的好吃。”念冰微微一笑,道:“你猜错了,我在那里可不是做饭的,除了我师傅以外,你是第一个吃我做菜的人。在清风斋里,我不过是个砍柴的。”噗的一声,凤女一口米饭全都喷了出来,大声的咳嗽起来,吓了念冰一跳。念冰赶忙给她盛上碗汤一边拍着她充满弹性的后背,一边将汤送入她红唇之中,急切之间,他也顾不上此时的样子是多么亲热了。一碗热汤下肚,凤女才算缓了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起,嗔道:“你想呛死我啊!开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吧。”念冰一边帮她拍着背,一边苦笑道:“谁跟你开玩笑了,我在清风斋中就是一个劈柴的,你这心里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先顺顺气。”凤女吃惊的看着念冰,“你真的在那里劈柴?你没发烧吧?”一边说着,伸出修长纤细的小手摸上了念冰的额头,温热的小手带着一丝香起,柔滑的肌肤不禁另念冰心中一荡,抓住她的手,道:“我没事,选择在那里劈柴,是我不想暴露自己厨艺的做法。清风斋中的厨师长妙厨王明元技艺高超,我到那里,只是想看看他有什么特殊的技艺而已,又何必显露自己呢?要是他们知道了我真正的厨艺,恐怕想离开就难了。”凤女的声音突然降低了许多,低着头道:“你,你先放开我,这像什么样子。”念冰心中一惊,这才发现,因为右手抓住凤女的手,自己的左手已经停止了拍打她的后背,此时正搂在她的腰上,凤女整个充满弹性的娇躯已经完全被自己搂入了怀中,如此亲密的景象顿时令他不禁一呆,慌忙放手,扶着凤女做好,就算他再聪明,遇到这种尴尬境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张口结舌半天,才将筷子塞入凤女手中,咳嗽两声,将目光向院墙外的大树看去。凤女吃饭的动作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快了,虽然依旧在不断的吃着,但她此时的心情却很复杂,内心的异样不断升起,虽然她明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但却控制不住的经常偷看念冰几眼。这顿饭,她明显吃的没有上次的鸽肉饭多,只吃了不到一半,就停下了筷子。念冰刚要帮她收拾,却被凤女阻止了,凤女瞥了他一眼,平淡的道:“我来吧,你坐会儿,我一会儿就能弄好了。”念冰站起身,他的心情同样复杂,点了下头,道:“凤女,那我先走了,过两天我再来看你。”凤女有些失望的道:“这么快就要走了么?”看着她那有些幽怨的眼神,念冰大呼吃不消,心道,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就真要陷进去了,还是赶快走为妙,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颔首道:“我回去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总不能白拿人家工资啊!正阳刀的事不急,你别累坏了身体,慢慢弄就是了。”凤女点了点头,先将剩菜放入厨房,亲自送念冰到门口,微微一笑,道:“你要没什么事的时候就过来吧,谢谢你的午饭。”念冰此时心神也已经恢复了一些,微笑道:“谢什么,应该是我谢你才对啊!回去吧,你一个姑娘家,关好门。再见。”说完,他终于在尴尬中离开了水货铁器铺,将心神沉浸在冰火同源魔法之中,心神这才稳定下来。凤女看着念冰逐渐走远了,不禁扑哧一笑,“这个傻小子,堂堂鬼厨传人竟然给人家去砍柴,真亏他想的出来。不过,他到真是傻的可爱呢。如果我把他带回去,不知道几位长老会怎么想,他的厨艺确实精湛啊!”离开水货铁器铺,念冰不没有直接回清风斋,自己已经过了约定之期三天,不知道魔法师工会的人还会不会认可自己,不论怎么说,也要先走一趟再说,只要能够到他们的资料室里阅读一下,凭借自己的记忆力,一次就足够了,以后自己不再到那里去也就是了。最多一个月,就会离开冰雪城,到下一站去。由于对冰神塔的憎恨,他才不想为冰月帝国做什么,即使只是冰月帝国的魔法师工会。幼年时的打击,使念冰天性凉薄,一切以自我为中心,除了为了报仇而提升自己的能力和追求厨艺的颠峰以外,他并不想多做什么额外的事。冰雪城终于解禁了,大街上明显热闹起来,这几天因为封城而不敢出门的老百姓,此时都在城中各个店铺采购着自己需要的东西,尤其是经营民生用品的店铺,此时更是门庭若市。感受着街市上的热闹景象,念冰的心情也不禁好了起来,辨清魔法师工会的方向,大步而去。天气虽然闷热,但由于携带着镶嵌有冰雪女神之石的晨露刀,念冰到也没有感觉闷热,一路上走走看看,到也逍遥自得。冰雪城确实很大,念冰虽然走的很快,但也足足用了一个多时辰的工夫才再次来到魔法师工会门前,尖顶式的建筑,使魔法师工会如此显眼,由于是白天,工会门口处站着两名身穿魔法袍的守卫,两人大概十六、七岁的年纪,从他们魔法袍上那个并不显著的小标识看,只不过是两名魔法学徒而已,最多也只有初级魔法师的实力。大步上前,念冰走到魔法师工会门口,向守门的两名初级魔法师道:“你们好,我找里锝魔导士。”左边的初级魔法师看了念冰一眼,疑惑的道:“你找里锝魔导士?有什么事么?”念冰道:“是这样的,三天前我曾经来工会接受魔法测试,当时时间太晚了,所以,里锝魔导士就让我第二天再来找他。可第二天整座冰雪城都实行了封锁,所以,我就没来成,这不,今天封城已经结束了,我就立刻来了,实在不好意思,让里锝魔导士久等了。”两名年轻的初级魔法师眼中都流露出惊讶之色,右边的道:“你,你就是那个比龙灵姐还年轻的大魔法师?”念冰一楞,道:“你们也知道我?那天里锝魔导士确实说过,我已经有了大魔法师的实力。”左边的初级魔法师有些怪异的看了念冰一眼,道:“这两天会长还让我们在城里找你呢,但怎么也找不到,你可终于来了,跟我进来吧。”念冰心中一动,暗想,就算自己的魔法实力不弱,也用不着工会会长亲自下令寻找自己吧,这其中恐怕有些蹊跷,一切还是小心点好。一边想着,他跟随着初级魔法师第二次进入了魔法师工会,一边走着,他暗暗盘算着对于各种情况的应变之策。初级魔法师将念冰带到工会内的一个房间中,给他倒了杯水,道:“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通知里锝魔导士。”这个房间很大,似乎是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墙壁上有着与上次那个测试大厅相似的壁画,即使是自己面前的桌子上,都有着六芒星的图案。时间不长,脚步声再次响起,水系魔导士里锝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一进门,念冰顿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力罩向自己,扭头看去,只见里锝的目光有些怪异,正站在那里看着自己。“里锝魔导士,您好。”念冰赶快站起身,恭敬的向里锝行礼。里锝淡然道:“你好,我已经等你三天了,封城只是对外的,对城内来说,并没有太强的封锁,应该不会影响你的行动吧。”念冰不露声色的道:“我刚来冰雪城不久,突然封城让我有些害怕,所以,一直等到封城结束后才来到这里,实在不好意思。”里锝皱眉道:“害怕?作为精神力强大的魔法师,这种负面情绪恐怕不容易出现吧。”念冰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红色,道:“我从小地方而来,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真是丢脸了。”里锝的目光一直在看着念冰,他的精神力也始终笼罩在念冰身体周围,但不论怎么查看,都无法从念冰身上看出一丝破绽。淡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你跟我来吧,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是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中的一员。走吧,仪式早已经准备好了。”说完,他转身向外走去。念冰赶忙跟上里锝,走在他身后,暗字凝聚着自己的冰火同源之力,一旦发生什么,虽然对方是魔导士,但如果自己同时以两种极端的魔法偷袭,必然能让他忙乱一时,那样,自己也就有逃走的机会了。一边走着,他心中也在暗暗奇怪,这里锝魔导士为什么要试探自己呢?难道自己杀死廖三的事情暴露了?廖三不过是大成轩的一名掌柜而已,也用不着他这堂堂魔导士来出面吧。心中带着疑惑,念冰跟随里锝走入了魔法师工会的正厅之内。整座大厅异常宽阔,比起当初那个测试大厅还要大了一倍不止,在大厅中,正有几人站在那里交谈着。魔法师从低到高,胸口上的标志都不一样,初级魔法师胸口上只有一个所属魔法系的细小标志,如风系就是一团青色的小旋风,火系就是一团红色的火焰,由于魔法师的魔法袍根据自己所使用的魔法不同,颜色也不同,所以,这种小标志是很难辨别的。到了中级魔法师境界,在原本的小标志周围,就会多出一个银色的镶边,而高级魔法师则会再多出一圈镶边,到了大魔法师境界,在象征身份的标志周围一共会出现三个镶边,进入魔导士高级阶段后,标志就会增大一些,同时变成金色的,不论是哪一系的魔法师,标志都是金色,这一点,在大陆上五个帝国的魔法师都是统一标准的。而魔导师则几乎是魔法师中的极限,他们胸口处的标志会重新恢复原色,只不过衬底会多出一个六芒星,就像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会长龙智那样。在大厅中聊天的魔法师一共有五名,其中有两名看上去年纪和里锝差不多的魔法师,竟然都是魔导士的级别,而其他三人,也都是大魔法师的标志,他们显然都是魔法师工会中的精锐,眼看里锝带着念冰走了进来,目光不禁都落在他们身上,其中一名胸口有着魔导士标志的火系魔法师微笑道:“里锝,这就是你那天测试的新人么?从表面上还真看不出来啊!”

原标题:王者荣耀:软辅玩家为什么多于硬辅玩家?这三点才是原因!

,,内蒙古11选5